我对学生爱不完

翟老师    冯树风   摄 (5)

 

翟老师    冯树风   摄 (3)

 

她从早到晚都在学校,学生想与她沟通或请教专业问题,随时都可以。周末或假期,学生在她家吃饭、住宿都是常事,他们是师生,更像是家人。即便如此,她还是觉得,对学生的爱不够。

她是淮北工业与艺术学校教师翟双红,现为2014级专升本班、2015级学前教育(2)班班主任,同时担任学前教育系音乐组组长。2月26日下午,在学校茶艺教室,翟双红娓娓讲述她与孩子们的故事。

这间教室布置得古色古香。翟双红坐在中式椅子上 ,粉衣白裤,十分合衬。她留着利落的短发,笑容明丽。“学校开设了众多社团,茶艺是其中之一,感兴趣的学生都可以报名参加。3月,中华茶艺比赛将在金寨举办,所以近期,我主要在辅导参赛选手。”说话间,伴着她优雅的动作,茶香在小室氤氲。

翟双红是河南漯河人,大学就读淮北师范大学音乐系。毕业后,她曾在外地从事教师工作,但因爱人是淮北人,她很渴望在成家的地方稳定下来。2011年,她参加淮北市教师招聘考试,并毫不犹豫地选择报考中职教师。“我喜欢做教师,喜欢和学生们在一起。而我的专业是音乐,相较于基础教育,中职教育给我的发展空间更大。”翟双红这样解释她的初衷。

成绩揭晓,她取得中职组第一名,入职淮北师范学校。2014年,淮北市将原淮北工业学校、淮北师范学校、市二职高、淮北艺术学校合并,成立淮北工业与艺术学校。在新的校园,翟双红信心满满,爱心满满。

其实,在不少人的固有印象中,就读中职学校的学生文化基础薄弱,也比较难管教。“刚开始接触,会发现学生们是有些难管,而且他们不怕老师批评,更有甚者,会跟你‘顶牛’。”翟双红直言。但因为这样,就不管学生,任由他去?那就不是翟老师了。“花种不好,我可以拔掉重来,可孩子呢?我五年才带出来一届学生,工作几十年,能有几个五年,我怎么能不尽心尽力?”

“中职教育,更需要老师注意教育的方式方法。”翟双红发现,学生们喜欢有趣的老师,而且“吃软不吃硬”。于是,她的课上,出现过这样的状况:一位男生在玩木棍,翟老师冷不丁来了一句“嘿,小子,收起你的金箍棒!”全班哄堂大笑,她的目的也达到了。学生犯了错误,需要批评指正,翟老师则会以点出对方的优点开场,中间穿插批评,而后再以鼓励结尾。实践证明,这样的谈话效果良好。

在学生们的心中,翟老师是温情可亲的,就像他们经常称呼的那样,她是“翟妈”,也是他们的“姐姐”。作为职业类院校的学生,经常要参加各类技能比赛,翟老师陪着他们加班加点地打基础、磨技能。学生们饿了、累了,她买来饭食、饮料。有时,为了做足赛前准备,学生们假期不能回家,翟双红就把他们都带回家中,“我们一起吃住,家里床睡不下就睡沙发、打地铺,感觉他们就是我家的一分子,毫无违和感。”

细节最能暖人心,这点学生们深有体会。正值妙龄的女学生很爱美,逛街逛累了,想起来给翟老师打个电话:“翟妈,你在不在家,做饭了没有?”翟妈很干脆:“在,做了,来吧!”当然,吃完饭,学生得负责把碗刷了。不仅如此,翟妈家的伙食还很好,夏天组团去,龙虾都用和面的大盆盛。

但同时,翟老师也是严格的,对家长、对学生,她都有自己的原则。一个不容回避的现象是,不少学生的家庭状况不算好,或是父母离异、素质不高,或是在外地打工,长年不回家。所以,学生入学时,她要求必须见到家长。而后,一年下来,班里的学生性格、专业特长她都摸清楚了,再一一跟家长联系,对孩子未来的发展进行沟通,提出建议。

来读职业院校的学生,以后必须要有一技之长。秉持这一理念,翟双红对待学生的专业学习严之又严。去年8月,淮北遭遇洪涝灾害,班里的钢琴不能使用了,她就在黑板上画出琴键,一点一点地示范。课下,她要求学生们必须到琴房认真练习,再通过视频教学。平时布置的其他作业,到了时间点,翟双红不仅会要求学生交作业,还会细心地做出表格,将每人的完成情况、成绩等在班级群中公布,表扬先进,督促大家奋进。这种方式也非常有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