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矿井罗盘”郭杰

“思考能力和动手能力是测量人员的一双翅膀,缺一不可。”3月4日,郭杰笑着说。

郭杰,是钱营孜矿地质测量科测量班班长、皖北煤电“杰出工匠”。他扎根矿山测量工作岗位12年来,严把“毫米关”,测量“零误差”,被大伙誉为“矿井罗盘”。

12年前,郭杰从部队转业到矿山,主动来到自己喜欢的测量岗位。刚上岗那会儿,他虚心向有经验的老测工请教学习,主动和其他技术员交流探讨。晚上回家,还要对测量数据进行分析,上网学习业务知识。很快他就能独当一面,成为业务能手。

“测量是个技术活,一个小失误,就可能会给企业带来数万元的经济损失,不能有丝毫马虎。”郭杰介绍,矿井主、副井绞车定位出现偏差,关系到矿井提升安全。目前钱营孜矿的重要设备安装,需要测量定位的基本都由郭杰来完成。测量仪器的调试无法借助仪器,只能靠眼力和直觉,精度误差不能超过5微米,大部分人要调好几个小时,而郭杰只要几分钟。“我只是做得多而已,手熟活细罢了。”

煤矿测量,外行看热闹、内行看门道。一个大型工作面的贯通前后需要进行贯通设计、误差预计、导线复测、陀螺定向、数据平差等数十道工序。郭杰在地面精确预计,在井下精准测量。针对井下测量环境复杂,测量放线经常处在煤尘密集、噪音轰鸣、光线黑暗的恶劣环境下进行。为此,他还发明一套“灯语”交流方式,提高放线速度和质量。

“测量是个不断进步的工种,只有精湛的业务,才能满足日益更新的工作要求。”郭杰说,必须不断追求精准度,不断挑战极限。井巷精准贯通,他提出“一边双检、一站双测、一算一核”工作法,从测量过程中降低各种误差。

测量工作经常要面对工作面长、距离远、温度高等特殊情况。每次,郭杰就给出俩字:“克服”。他扛着仪器爬山下坡、一遍又一遍地奔波于巷道里,有时每天徒步5公里以上,累得腿都抽筋。2018年上半年,W3221工作面贯通工程,属于沿空掘进、对头贯通,贯通难度非常大,导线全长4090米。针对大型贯通,郭杰和团队伙伴们,超前谋划,精细贯通设计,认真组织施测复测,最终实现精确对头贯通,贯通精度优良,为矿井的生产接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三年来,这个矿先后有50余次贯通,次次实现“零误差”。

测量工作,极富挑战。“责任”是压在郭杰肩膀上的重担。近年来,他主动拓展测量服务范围,将测量工作辐射到对回采区上方铁路专用线、各类输电线路及时进行了沉降观测工作。野外测量,难题很多。在农田里测量,有的庄稼长得高,这给控制点测量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。郭杰就带着工具清除,一天下来,手掌里磨满了水泡。

“夏天测量,汗水湿透了衣服,而且蚊子咬起人来特别痛,那种感觉特别难受。”该矿地质测量科科长李文阳介绍,“有时郭杰在仪器前一站就是几个小时,太阳一通暴晒第二天会褪一层皮。”晴天灰头土脸,雨天泥泞不堪,艰苦的工作环境,郭杰从没有打退堂鼓。凭借着专注和坚守,高质量完成每一个测量任务。

测量的数据就是财富。郭杰总是第一时间把数据整理出来,提供相关部门,作为铁路回填、高压线路加固和新村建设的依据。针对采煤塌陷区内的青苗补偿地、水淹地、附属物、新村址征地等精准测量工作,他更是严格认真,杜绝“人为操作”,为企业节约650多万元征迁费用,用行动证明“精准测量也是效益”。

随着社会不断的发展,矿山测量行业出现了新的技术、新工艺、新材料,作为一名测量操作岗位技师,如果不及时学习、补充、将不能适应社会和企业的发展需要。郭杰建了微信群,及时与大家分享测量技术。近几年,郭杰参与完成“超长工作面误差校正方法研究”“地空协同监测技术在地表变形测量中的的应用”“GPS配合常规仪器在地表变形观测中的应用”等十余个攻关和应用项目,连续三届参加集团公司技术比武取得优异成绩。

“干一行,爱一行。只要用心去做,再平凡的岗位也能绽放光彩。”郭杰的话语平凡又闪亮。

■ 记者 徐志勤 通讯员 李继峰

责任编辑:齐新亚
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
  • 微笑

  • 流汗

  • 难过

  • 羡慕

  • 愤怒

  • 流泪

  •